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四川文化網—領先的文化產業門戶網站

人工智能是否會取代人類的創作?

2019-3-24 20:28| 發布者: 靜享| 查看: 580| 評論: 0|原作者: 四川文化網|來自: 四川文化網

摘要: 2018年,人工智能進入藝術的步伐正在加快,它們不僅可以創作出色的藝術,而且也越來越多地進入當前的展覽、拍賣等藝術體制。5月,巴黎一個由鑄造廠改造而成的Atelier des Lumieres藝術中心舉行了“詩意人工智能”(Poetic ...

2018年,人工智能進入藝術的步伐正在加快,它們不僅可以創作出色的藝術,而且也越來越多地進入當前的展覽、拍賣等藝術體制。5月,巴黎一個由鑄造廠改造而成的Atelier des Lumieres藝術中心舉行了“詩意人工智能”(Poetic AI)展覽,為觀眾提供了一種沉浸式的視覺體驗;7月,英國舉辦了第三屆機器人藝術比賽(RobotArt),最終機器人“云畫家”(CloudPainter)模仿塞尚風格的繪畫在100件作品中脫穎而出,獲得冠軍;10月,英國佳士得拍賣一幅人工智能創作的名為Edmond de Belamy的畫作,最終成交價高達43.25萬美元,這是國際藝術拍賣行首次拍賣人工智能的作品。

人工智能是否會取代人類的創作,這是人們越來越感到焦慮的問題。它們就像劉慈欣的小說《詩云》中的外星人,具有超凡的能力,可以自動生成無限可能的藝術,看來會取代人類的創作。細而論之,首先,人工智能的學習能力要遠超人類。微軟機器人小冰以近百年以來的519位詩人的數萬首詩歌為訓練素材,在接受100個小時近10000次訓練后,就可以創作出詩歌了。而人類將這數萬首詩歌讀完,就會耗費很漫長的時間。其次,在創作的過程中,人工智能具有迅捷的優勢。人類的創作過程非常艱苦,所謂“兩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正是對此的形象描繪;而人工智能的創作則輕松許多,瞬間即可生成讓人眼花繚亂的藝術。最后,人工智能的作品也不見得比人類的遜色。記得在2017年,小冰的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出版后,我立刻入手了一本。當我迫不及待打開閱讀時,有一些優美的詩句確實讓人眼前一亮。比如,在一首題為《她嫁了人間許多的顏色》中,有一句“青蛙兒正在遠遠地潛水/她嫁了人間許多的顏色”的詩,意境深美,不可多得。實際上,在該詩集出版后,有媒體做了一個區分小冰的詩和國外詩人的詩的測試,結果不少人都難以分辨。

因此,人工智能的藝術正在大踏步地向各種藝術體制進軍。但是,當它進入原本為人類藝術家所創立的各種藝術體制時,難免也會帶來各種各樣的問題。這里面最重要也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人工智能作品的作者是誰的問題,因為這會對作品本身的意義產生決定性影響。

王郁洋《字典—光》, 作品由計算機算法生成

王郁洋《字典—光》, 作品由計算機算法生成

作者是誰,這會影響作品本身的意義。可能有讀者要說,作者是誰重要嗎?我只關心詩優美不優美,能否給我好的感受。就像錢鐘書對一位想求見他的英國女士說:“假如你吃了個雞蛋覺得不錯,何必認識那下蛋的母雞呢?”乍看貌似有理,但細想又經不起推敲。貌似有理,是因為我們覺得雞蛋好吃,確實沒必要認識那只下蛋的母雞;經不起推敲,是因為藝術畢竟不同于雞蛋。如果說雞蛋是為了用來飽腹和加強營養,此外沒有更多的意義了,那么藝術則具有明顯的語義特征,即它總是關于什么的,具有更豐富的意義。最重要的是,這些意義無法與作者分離。我們讀杜甫的詩很感動,是因為他的詩與他坎坷困頓的人生經歷聯系在一起;我們聽貝多芬的音樂很感動,是因為他的音樂是他與悲劇命運相抗爭的真實寫照。試想一下,如果人工智能創作出了杜甫的詩和貝多芬的音樂,我們會如何對它進行解讀和反應?或許,我們會認為這充其量就是一場比較精彩的文字游戲和聲音游戲吧。

瓦根·克內希特《群體性孤獨》,作品由 Roomba 掃地機器人輔助完成

瓦根·克內希特《群體性孤獨》,作品由 Roomba 掃地機器人輔助完成

回到小冰的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沈向洋宣稱,該詩集的作者詩人小冰兼具IQ和EQ,是個“少女詩人”,這將這本詩集定位為一本富有青春氣息的詩集。但是,少女詩人小冰是誰?她的人生經歷又是什么?她的詩是來自青春階段的期待和迷茫,還是僅僅在練習遣詞造句,在對文字的排列組合中偶然創作出了詩?前者顯然不可能,人工智能沒有青春期。如果是后者,她的詩是否會顯得有些空泛呢?畢竟,按照尋常的看法,沒有切身的感受就寫詩,并沒有太大的意義和價值。

有人認為,人工智能作品的作者是法人,因此它們是一種法人作品。谷歌的人工智能系統Deep Dream可以畫畫,IBM的人工智能Watson可以剪輯電影,索尼的人工智能FlowMachines可以創作流行歌曲,MIT的AI系統Shelley可以創作恐怖小說。按這種說法,這些人工智能作品的作者就是這些大公司。由此而論,《陽光失了玻璃窗》的作者就是微軟公司。那么,這又會對我們解讀人工智能的作品有什么影響呢?

就此而論,人工智能的創作永遠無法取代人類的創作,因為它們只能給我們排列組合出一個美麗的外在形式,但卻無法給我們豐富、深沉的內在感受。當然,出于特殊的人生經歷,我們也會被它們的作品所吸引,但當我們進一步想追問作者是誰,人工智能的作品就會顯出原形:它們僅僅是形式而已,并沒有什么深切、特別的內涵。沒有人生,我們無法理解詩和藝術。因為作者是誰會影響到作品的意義,所以,當人工智能的作品進入現行藝術體制時,就會遭遇很多不可避免的麻煩。現行的藝術體制圍繞著人類創作而建立,人類的創作是一種主體性創作;而人工智能的創作恰恰是一種無主體的創作。因此,兩者的沖突不可避免。下面我們就發揮想象力,對此進行一番描述。

從策展人的角度來說,我們該如何為人工智能策展?如果我們為畢加索策展,還可以按照風格將他的作品分為藍色時期、粉紅色時期和立體主義時期等不同時期,那么,我們也可以將人工智能的作品進行風格分期嗎?如果說畢加索的風格與人生經歷密切相關,那么,人工智能風格劃分的依據又是什么呢?

從收藏家的角度來說,我們收藏藝術,很多時候都與藝術背后的故事密切相關。但是,人工智能的藝術背后卻沒有故事,空空如也。收藏家可以說,他特別喜歡一個人工智能的作品,就像他特別喜歡莫奈的作品那樣嗎?他可以由此“愛屋及烏”,去人工智能藝術家的故鄉進行朝圣之旅嗎?

從拍賣行的角度來說,他們拍賣人工智能的作品,能像拍賣齊白石的作品那樣嗎?換言之,人工智能可以慢慢建立自己的藝術名聲嗎?從而人工智能AI是著名的人工智能藝術家,創作的作品價值不菲;而人工智能B則是不知名的人工智能藝術家,創作的作品一文不名。還是說,只要對它們進行同樣的程序上的設定,人工智能A和B就是同一個人工智能,可以共享同樣的名聲、具有相同的價位?此外,在現實中,當偉大藝術家去世時,作品會變得稀缺,它的價值會有較大提升。但是,人工智能似乎可以無限創作,這又會對它的價值產生何種影響?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最新評論

投稿須知|關于我們|手機投稿|   

GMT+8, 2019-6-15 04:49 Powered by 四川文化網

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 2012-2019 靜享傳媒 ( 備案號:蜀ICP備18016560號 )

QQ

返回頂部
现金菠菜评级 固阳县| 浪卡子县| 华蓥市| 自贡市| 武汉市| 盐山县| 龙海市| 唐山市| 特克斯县| 苍山县| 界首市| 砚山县| 西畴县| 武冈市| 富平县| 祁门县| 盐亭县| 云浮市| 尚志市| 剑河县| 长汀县| 阜南县| 宜章县| 施甸县| 澎湖县| 定西市| 江安县| 泗洪县| 河北省| 永泰县| 山西省| 无锡市| 长葛市| 家居| 阿勒泰市| 尼勒克县| 贺州市| 株洲县| 澄江县| 盘锦市| 玉环县| 华蓥市| 安平县| 永州市| 汶上县| 甘洛县| 康定县| 娄底市| 吴旗县| 彰化市| 齐河县| 通化县| 永靖县| 温州市| 永春县| 沁阳市| 自治县| 新蔡县| 建宁县| 高青县| 甘南县| 上林县| 鹤岗市| 慈利县| 余干县| 牡丹江市| 岫岩| 博爱县| 石阡县| 石台县| 新兴县| 黄山市| 库伦旗| 资兴市| 达尔| 西城区| 运城市| 古交市| 平山县| 安泽县| 唐河县| 洛南县| 芦溪县| 孟村| 修水县| 浦江县| 滨州市| 广饶县| 南丰县| 两当县| 承德县| 昌图县| 政和县| 枝江市| 平原县| 惠东县| 延长县| 象山县| 阿克陶县| 白河县| 淳安县| 隆回县| 精河县| 广丰县| 定陶县| 鄂托克前旗| 通许县| 安塞县| 青浦区| 伽师县| 辽源市| 宜州市| 修武县| 屯留县| 章丘市| 保定市| 海林市| 潜山县| 迁安市| 虎林市| 民勤县| 大荔县| 襄城县| 长子县| 崇文区| 万州区| 榆林市| 罗平县| 文水县| 灵寿县| 姚安县| 石屏县| 普陀区| 临澧县| 酒泉市| 沁水县| 宝山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