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四川文化網—領先的文化產業門戶網站

川劇《草鞋縣令》背后的什邡故事

2019-4-29 10:18| 發布者: 靜享| 查看: 563| 評論: 1|原作者: 蕭然、程興海、李鼎安、鐘斯云|來自: 四川文化網

摘要: 去年底到今年,一臺具有廉政教育意義的大型歷史題材川劇《草鞋縣令》分別在成都錦城藝術宮、德陽市、什邡市輪番上演。這臺由什邡市委、什邡市政府出品,四川省藝術職業學院承制,集結了川內一流主創人員的大戲, ...

  去年底到今年,一臺具有廉政教育意義的大型歷史題材川劇《草鞋縣令》分別在成都錦城藝術宮、德陽市、什邡市輪番上演。這臺由什邡市委、什邡市政府出品,四川省藝術職業學院承制,集結了川內一流主創人員的大戲,得到廣大觀眾的喜愛與歡迎。這部大戲擷取歷史上著名的“草鞋縣令”紀大奎執政什邡期間真實故事為素材,經藝術加工創作而成,戲里豐富的什邡元素,堪稱對什邡歷史文化的有效挖掘,是對什邡地域特色、風土人情、物產名勝的生動展現。現就借這部戲,說一說藏于背后的“什邡故事”。
《二十四條》,以德教化民風變
  “師兄啊,那高景關五千山民,乃天之棄民,師兄千萬不能行那婦人之仁,當除惡務盡,趕盡殺絕!”
  這是《草鞋縣令》中,楊承祖對紀大奎說的話。
  然而紀大奎卻反問楊承祖:你這是一個儒生該說的話嗎?緊接著又問:你所組建的煙茶行會,盤剝百姓,不利民生,馬上給我停了……
  楊承祖只有說好,不敢有絲毫“講條件”。
  其后,紀大奎鄭重說出: 我將親自撰寫二十四條條諭錄,頒發城鄉,以淳民心,以厚風俗。
  一旁的岳丈馬上連聲稱贊:好!儒家仁恕,墨子兼愛,賢婿此舉,可謂仁政。
  戲里的《二十四條》并非虛構 ,而是紀大奎施政什邡時的一大功績。
  紀大奎到什邡履職之初,便有人對他說:“什邡縣民性強悍,宜示之以威。”他說:“如果無德可懷,專示以威,于民何益?吾無德于民,民猶懷之,若導之以德,民風不更淳乎!”紀大奎的意思是要用德來教化百姓,而不是用威權來震懾。于是,他采取懷柔政策,辦學校,興教化,振風氣……
  其中,把朱熹所注《四書》和王陽明闡述的“良知”學說,寫成《讀書入門三法》交與方亭書院,讓秀才、監生們把它刻印成《條諭錄》發行到城鄉,教人們身體力行。另外,還擬定了鄉規《二十四條》,其內容包括觀善懲惡,嚴禁兇、盜、賭、強占豪奪、差役訛詐等內容。
  據傳當時有秀才、監生數十人,惹事生非,操縱訴訟,特別一個綽號名“尖尖帽”的,尤其刁惡,自夸有生殺人的權力。紀大奎聽到后深為警惕,每訊問一案,先要清查有無訟棍引誘,如有發現操縱等情,必依《條文》嚴懲。然后對訴訟雙方以倫理道德相勸,做出切實的批示。如此十天后,那些愛誘訟的秀才、監生,有的躲了起來,有的改惡向善,不再出面肇事了。
  平息什邡、綿竹、廣漢三地百姓用水紛爭,也離不開《二十四條》。
  戲中便有紀大奎治理水患的情節。吳中隆對紀大奎說: 老爺,什邡連年災荒不斷,若不盡快引水下山,莫說我五千山民,就是你滿城百姓,也在劫難逃!
  確乎如此。什邡雖有石亭江和南陽泉水分流灌溉,但由于土多砂礫,滲透性強,流域內經常會發生供水量不足的情況。由于各處堰堤參差互變,不能劃一,造成極大用水矛盾,什邡、綿竹、廣漢三地常因用水問題起紛爭,由此引發的流血傷人等惡性案件也層出不窮。兼有地理學家頭銜的紀大奎不僅使用科學手段治理水患,還用這《二十四條》規范百姓用水行為,讓它成為人人必須奉行的“文明公約”,大家都得講道理,遵循公平合理的原則,從而使用水糾紛減少,直至不再發生。
  打破煙行壟斷,也有《二十四條》的功勞。
  什邡特產曬煙,有奸商欲壟斷其利,行賄上司,居然得到上面準設煙行的批文。紀大奎則認為,貧苦農民單家獨戶種煙量少,過去小孩都可以零星拿點煙上市出售換糧米,若立煙行,控制了買賣,必然傷害貧民利益。于是力請上級,收回批文,便利百姓。后來他離任時,還擔心奸商再行謀設煙行,遂將不立煙行的規定刻在石碑上,以昭永禁。
  從訂立《二十四條》可以看出,紀大奎作為一代學識淵博的儒官,工作中特別善于思考,以民為本,重視教化,愛護百姓,以德服人。故而,《二十四條》也為紀大奎在什邡建功立業鋪平了道路,幾年下來,以德教化使民風大變,呈現出一派新氣象。對紀大奎的稱頌在什邡處處流傳,最為經典的一句便是:“小民何幸見青天”。
智勇剿滅清涼教
  紀大奎:吾,紀大奎,愿與山民首領吳中隆立誓---撤遷李冰陵,直取野河灘,頭道金河水,再建我家園,若違此誓,當如此箭!
  吳中隆:我代高景關五千山民,謝過紀老爺!
  眾山民:多謝紀老爺。
  吳頭領含笑死去。

  這是川劇《草鞋縣令》的高潮部分,劇情悲壯。筆者親臨錦城藝術宮觀看時,頓覺劇場氣氛凝重,撼人心魄。再聯系前面一段劇情——
  楊承祖說:師兄初到什邡,有所不知,自我朝定鼎以來,高景關五千山民,他們不剃發,不易服,不交稅,不服役,盤踞山林,獨霸雄關,乾隆爺曾御筆欽定,流寇,匪類,三次下旨大軍圍剿,奈何林深山高,水幽路險,所以才除惡未盡……吳忠隆,乾隆欽定為匪,必須剿滅。
  但紀大奎為政以德,輔以智慧,圓滿解決了吳忠隆等幾千山民“身份不合法”的問題,其仁政感天動地,為后世稱道。
  這一故事情節并非杜撰,無中生有。在什邡歷史上,確實有紀大奎平息清涼教一事。而清涼教一伙便是戲中吳忠隆一伙的原型。
  清涼教的首領名叫“吳忠友”。據《清史稿》記載:“奸民吳忠有據山中聚眾積粟,講清涼教。大奎躬率健役,夜半搗其巢,獲忠友,餘眾驚散。下令受邪書者三日繳,予自新,民遂安。”
  又據文史專家、原四川省文史研究館館員李仲嶼先生考證及什邡文化學者調查:
  清乾隆年間,什邡高景關發大水,水量是平時的181倍,泥流滾滾,洪水滔天,毀堰破堤,將原洛水集鎮“街子場”移為亂石墳崗(今洛水朱家橋村處)。幸存者被迫遷址李家碾(今洛水集鎮處)。至清嘉慶及紀大奎60歲到任什邡縣令的時候,人民生活依然潦倒不堪。加之嘉慶元年發生白蓮教起義,歷時九年。紀大奎任什邡縣令時,白蓮教雖然已被朝廷剿滅,但在民間特別是邊遠山區,仍然有借白蓮教起義反抗官府之名,聚眾斂財。什邡山中的“清涼教”,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目的是妖言惑眾,謀人錢財。
  紀大奎親自前往高山偵查。那時,進山道路要經過“手爬巖古棧道”,崎嶇陡峭,峭壁懸崖,森然搏人,令人毛骨悚栗。不像現在,經過北京大道高景關,“坦道通途穿峻嶺,鐵龍昂首入云端。”紀大奎微服喬裝,摸清吳忠友活動和藏匿地點之后。下山帶領一班精干衙役,半夜潛入后山,即白巖大埡口周圍。他們攀附葛藤爬山,到黎明時分,登上山頂,抓獲吳忠友及其黨羽數人、搜出糧食近百石。當地山民,驚惶不安,四處躲藏,害怕受到“清涼教”案的牽連。紀大奎立即在什邡多處張貼告示:
  “此彭縣小民謝姓,詭名吳忠友,暗喻‘無中生有’之意。不過虛詞誑斂錢粟,并無他術。凡被惑者,三日內將所傳之書繳案,具結悔悟,悉置不問,毋用疑畏。”
  原來,為了聚斂更多錢財,吳忠友經常派出小嘍啰,一路唱道:“天道無形,應知無中生有。”還玄天海地說,山中有個吳忠友,就是這個“無中生有”的得道高人,你們去聽他傳道弘法,加入清涼教,就能消除八災十難,升仙了道,來生榮華富貴、五子登科。一時間,聚集幾百人。此時,清涼邪教案告破,教首被抓,山民驚慌失措,可想而知。
  紀大奎深知“首惡必辦,脅從不問”的深意。“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百姓宜撫,首惡必辦,為政以德,既能為朝廷分憂,又能還清正廉明政風與淳樸厚道的民風。
  果然,告示貼出二三天里,四方百姓便交來清涼教書籍上百本,民心終于安定下來。初審那天被捕之人之,紀大奎只把首惡吳忠友和他的大徒弟劉元章二人押解省府,其余人員都在責打之后釋放。隨后,紀大奎又寫下《邪教誘民十術告示》,廣泛傳播。什邡“清涼教”案很快得以平息,縣人得以安居樂業。
  依法行政,以求清正廉明;掃黑除惡,必須揪出罪魁禍首。當是該劇的現實正能量。
李冰治水,章洛之幸
  眾百姓衣衫襤褸,跪在李冰塑像前禱告。
  眾人:李冰爺,你要救命啊……
  紀大奎:你們看,這李冰凌下,四面環山,北有章水,南有舊河道,這不就是一個現成的水庫嗎?你們的鄉賢張師古,早就發現了這一點,可他就是寧愿把《三農紀》帶進墳墓,也不敢宣之于世,為啥子?就是怕,人言可畏,眾怒難犯啊!今天,我想問你們,為了根治什邡水患之災,為了下游的千頃良田,為了五千山民一個錦繡家園,你們愿不愿,水淹李冰陵?
  這是什邡市精心打造的大型歷史川劇《草鞋縣令》之片段。戲中,李冰陵是紀大奎興修水利之地,雖然這一情節是必要的戲劇性虛構,但紀大奎在什邡治理水患不假。由此可以說,紀大奎治理水患是對李冰治水精神的延續。
  為此,我們有必要借這出川劇,說一說李冰。

  在包括什邡在內的川西一帶,說起李冰,可以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李冰乃秦時四川郡守。在他的任期內,主持修建了都江堰等多項水利工程,根治了四川的連年水患,使四川成為旱澇保收的天府之國。晚年,他來到章洛大地,導洛通山,修建了朱李火堰,徹底根治了章洛的水患,使什邡成為川西平原上一顆璀璨的明珠。
  正是在導洛通山,修建朱李火堰過的程中,李冰積勞成疾,病逝在章洛大地上。兩千多年來的多種文獻,都記載了李冰因勞致疾,卒葬章山。李冰之死,由秦皇立祠建墓。見于應劭《風俗通》(佚文):“秦昭王聽田貴之議,以李冰為蜀守,穿成都兩江,造興田萬頃以土,始皇得其利,以并天下。(遂)立其祠(山)也。”東漢蜀郡都水之官員為李冰造像。1974年于都江堰側出土了建寧元年(168年)蜀郡都水官為冰造的石質大像,其名曰:“故蜀郡李府諱冰。”
  再者,東漢順帝漢安二年(143年),張天師下二十四治(化),在李冰葬所設立“公慕治”“后城治”(《二十四個治圖》)。據 《唐書.地理志》:“大朗廟在治北五十里,達蓬山之陽,蜀太守李冰神祠。”又《新唐書》:“什邡,武德二年析雒置,有李冰祠山。”明萬歷間,曹學仝《蜀中名勝記》:“什邡公慕化(治),上有升仙臺,為李冰飛升處。”《古蜀記》云:“李冰功配夏后(夏禹王),升仙在后城化(治),藏衣冠冢于章山冢中矣。”志曰:“章山后巖有大冢;碑云‘秦李冰葬所’。”宋熙寧碑即明萬歷碑(《大安王廟碑》)均有記載:“冰一日巡視水道,至廣漢溯江而上(因有馬沿河之名)”,“至后城山,遇羽人謂公曰,公之德(注)于民深,名注天府久矣,上帝有詔,命予來迎。遂挾之飛升而去。”今祠之西嶺即后城治,上有李斗峰、升仙臺即是其地。《漢乘備錄》(明代什邡殘志)載明人李暢《秦太守李冰祠》五律詩曰:“章山勝地境,上接大蓬顛。禹有功遺處,冰分業繼先。三江因地勢,一水自通天。解組重來社(大王廟),黎民倍慶顏。”清康熙五十四年,《重修金相寺》碑云:“方亭井鬼之地也。然畢宿大蓬后城山之陽,祭祀河潼大帝大安王廟側,李公之墓。”任乃強、王家佑、溫少峰等學者在其文中更主李冰生于洛、卒于洛、葬于洛之論。羅開玉在其《中國科學神話宗教的協合:李冰為中心》一書中也力主李冰積勞殉職,死于導洛工程中之說,認為“李冰死后安葬在可俯瞰洛水的章山之上。”
  而后城治地處洛水朱家橋村的半山腰,是什邡的文物保護場所。清代縣令名其為什邡著名八景名勝之“大蓬飛煙”。這里前有高景雄關挺立,后有蓮花石奇觀獨特,李斗峰云環霧繞,足下石亭江咆哮奔騰。放眼綠水青山,陡峭奇峰,天地開闊,眉目舒張。李冰導洛時曾在這里安營扎寨,“李斗峰”三字至今依稀可辨,升仙臺摩崖石刻“使承仙造供養”,相傳是李冰當年祭天的遺跡,亦是如今的旅游勝地啊!
  李冰雖然已仙逝千年,然則從漢高祖時追封為“昭應公”至清雍正時又封為“敷澤興濟通佑王(清代之前又曾封河潼大帝)”,歷朝歷代皆有封號,這里不再累述。單說現世,前黨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也曾為李冰揮毫題詞:“創科學治水之先例,建華夏文明之瑰寶”,這十六個字是對李冰一生的高度概括。
  章洛大地,先有李冰通山導洛,后有紀大奎治理水患,他們的功績都澤被后世,讓什邡成為沃野千里的糧食蔬菜生產基地,這是什邡人民的巨大福報。川劇《草鞋縣令》,就是在這些史料基礎上,進行合理藝術加工演繹,從而塑造了一個勤政務實,敢于為民請命的好官形象。表達了“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思想,此乃匠心所在。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簡愛94432 2019-4-29 11:54

查看全部評論(1)

投稿須知|關于我們|手機投稿|   

GMT+8, 2019-6-15 04:49 Powered by 四川文化網

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 2012-2019 靜享傳媒 ( 備案號:蜀ICP備18016560號 )

QQ

返回頂部
现金菠菜评级 乐山市| 琼海市| 孟津县| 云林县| 红河县| 彰武县| 太康县| 方城县| 罗平县| 沙湾县| 廉江市| 汉川市| 分宜县| 乐都县| 墨脱县| 二手房| 招远市| 商洛市| 青州市| 沧州市| 天柱县| 黔西县| 铜陵市| 专栏| 德钦县| 湾仔区| 广汉市| 永新县| 甘南县| 天台县| 福建省| 郴州市| 怀柔区| 丘北县| 留坝县| 莲花县| 巩留县| 沽源县| 东辽县| 襄城县| 策勒县| 门头沟区| 周口市| 洛隆县| 辉县市| 宝山区| 灵台县| 邮箱| 天柱县| 安乡县| 乡城县| 北川| 肥西县| 祁阳县| 长乐市| 法库县| 大化| 英德市| 新田县| 九龙城区| 汽车| 铜鼓县| 永年县| 龙口市| 井冈山市| 弋阳县| 新绛县| 绍兴县| 新宾| 赫章县| 抚顺县| 桂林市| 双峰县| 招远市| 磴口县| 荔浦县| 荔波县| 全州县| 建瓯市| 壶关县| 阿城市| 江都市| 西昌市| 亳州市| 多伦县| 青浦区| 东宁县| 南投县| 长汀县| 漠河县| 卫辉市| 广州市| 广东省| 迁安市| 措美县| 大名县| 札达县| 巴彦县| 周口市| 马龙县| 海门市| 资讯| 五河县| 宁化县| 永安市| 贡嘎县| 平原县| 阳泉市| 冕宁县| 邯郸县| 淳化县| 阿尔山市| 长寿区| 科技| 襄汾县| 会宁县| 卫辉市| 新邵县| 渭源县| 临安市| 和平县| 邯郸市| 桓仁| 甘德县| 措美县| 光山县| 进贤县| 腾冲县| 治多县| 台南县| 云龙县| 眉山市| 广丰县| 庐江县| 天津市| 阿克| 永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