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四川文化網—領先的文化產業門戶網站

龍緒明: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個晚上 [復制鏈接]

qrcode

查看: 1257 | 回復: 2

發表于: 2019-3-8 07:24:50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倒序瀏覽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 微信登錄

x

上個世紀的1941年9月9日,兩個圍棋高手在蘇聯時期的列寧格勒下了一盤大棋,這盤“棋”前后竟下了872天,還有150萬的士兵和平民為此搭上了生命。
本來有機會能夠成為一個好畫家的德意志“棋手”希特勒在發布“巴巴羅薩”計劃時,高聲叫喊要把棋盤上這座彼得大帝在1703年建好的城市從地球上抹掉!他的這個美妙的想法通過幾百天的較量,最終被另一名蘇維埃“棋手”斯大林戰敗。可見,后者才真是高手。
2019年的2月14日,我們CPL跑遍五大洲的“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個晚上”創作團一行30人就在當年的列寧格勒和現在的莫斯科這兩座英雄城市來回奔跑。
蘇聯時期的列寧格勒,現在的俄羅斯把它改回叫圣彼得堡,先前的俄羅斯在這里定都了200多年。1917年,有艘名叫阿芙樂爾的巡洋艦一聲炮響,列寧同志主導的十月革命在這里取得巨大成功,在地球上開創了另一個全新的共產主義時代。
列寧格勒保衛戰和莫斯科保衛戰都創造了人世間冬天的神話,這次我們到莫斯科郊外去就是想聽聽那兩場惡戰的遺音,戰爭留給歷史太多的回憶,我們此行,就是追尋這種實地反思。
現在六、七十歲的中國人,不問男女,大多都有一些蘇聯情結,那曲《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由手風琴演奏的“情”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但愿從今后你我永不忘”……讓好多當年的少男少女產生出對那個郊外的遐想。
讓我吃驚的是,這次出團通知發出去不到五天,三十個名額就爆滿了,四川、廣東、湖南、甘肅、安徽、河南、重慶……一半都是參加過跑遍了五大洲行動的人,新面孔最多的是我們CPL成都市城市攝影協會的一個分會籌備組,一口氣就報了10人,還有一些在外候著,看能不能從這里再增加招生名額,這是一個由年輕女性組成的團隊,隊長叫李丹,與CPL的常務副主席李丹同名,她叫我龍爺爺,我叫她小李丹,這個姑娘很有一點兒號召力,與曼瑜分會的會長瑤一瑤一樣都有非常的組織能力。《看牙去》曼瑜分會把自己的旗打遍了“兩牙”,這次作為團隊掌旗官,李丹也會讓跑遍五大洲的團旗多次出現在莫斯科和列寧格勒。
丟掉協會老掉牙的組織模式,新生的“曼瑜”和正在組建的這個“街道和社區分會”看來真是都很給力,為什么報名這樣快?我想除了上了點兒年紀的人都有點蘇聯情結外,我們的三項硬件太重要,這里,讓我原文照抄創作中心在1月15日發出的一份“通報”,“踴躍現象”在這里就讓你清楚得很:

要求CPL跑遍五大洲《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個晚上》創作團團員作好出行準備的通知

創作主題:《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個晚上》
出發時間:2019年2月14日至22日(成都—莫斯科往返)
本團人數:30人
團長:王十慶 CPL安徽省阜陽市攝影家協會主席
副團長:胡百聞 CYP中國青年攝影網湖南省株洲站站長
      李丹 CPL四川省成都市城市攝影協會街道·社區分會籌備組組長兼本團掌旗官

CPL創作中心本著“線路好 價位低”的兩條硬扛子,從2017年11月2日組織《尋找地球上沒有汽車的城市》讓參加者用6千多元人民幣就跑了7個國家,硬是把之前攝影“萬元跑一國”的價位壓到“千元跑一國”之后,又不斷組織各種低價位,但并不劣質的跨國創作,比如《2018,到美國過年》時那科羅拉多大峽谷給參與者太多的感悟。我回來就創作了一組實名山水——《我的科羅拉多》,這次往返10多天的團費,也僅僅兩千多元……就說這次3千多元《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個晚上》,不但含往返機票和莫斯科到圣彼得堡的火車往返軟臥以及全程大巴的車費,還贈送了近兩千元本要自費的內容,并且,早、中、晚餐全管……創作歸來,已經取得世界紀錄,無償贈閱了35年的《城市攝影》還將拿出兩期八個版,免費刊登本團團員的攝影繪畫、書法和文學作品,向社會作這種跨界創作倡導更廣泛的宣傳。
CPL讓中心花太大的力氣組織這樣的創作,特點有三:一、叫創作團不叫攝影團,藝術是融會貫通的,跨界創作不僅是必須,更是必然,本團團員,甘肅省武威市的許德平剛從《看牙去》回來,他就是一位攝影、美術、書法和文學的四棲追夢者,CPL副主席趙亞洲自號“影畫堂主”本身就有同步的追求;二、所有創作團都由加盟的不同旅游單位具體承辦,這種單位之間的質量和價位比拼,既最大限度的保證了最低價,又保障了團員們的出行安全;三、創作團不設指導,因為在別人指導下在特色的拍攝點、特色的光源下、特色的時間段拍攝下來的“大片”都不是作者自己的能力。因此,讓參加者自己去感悟、自己去思考、自己去處置才會有真正的收獲。所以,太多具有超強指導資格的藝術家來參加跑遍五大洲都是繳費參加的,包括CPL的主席和秘書長們。因為只有這樣,排除一切會增加團費的支出,才能確保“線路好”的下一句“價位低”。
這次到莫斯科團的團員,廣東深圳的馬志、王黎,東莞的黃焱紅,安徽阜陽的王十慶、寧鈺,福建泉州的許德平、孔祥秀,重慶的龔輝、蘇文莉、周曉雨、河南鄭州的解小琴,四川成都的潘光玲等等半數以上都是參加過CPL跑遍五大洲行動的追夢人。他們的反復參與,就是對CPL跑遍五大洲采用方式和結果的認同。CYP中國青年攝影發展共同體副主席、甘肅省現代攝影學會主席趙廣田也同時向李丹主席提出要求,今年9月份一定要為他們學會專門組織一個團“跑”出去……
本團副團長,湖南“紅網”的資深版主胡百聞、應約為韓紅寫歌的四川人民藝術劇院編劇周嵐,剛從西藏援藏回來的瓊瑤姑娘都是寫手,因此,對本團行為的深層次報道,我想應該不成問題。
我們《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個晚上》,去感受什么?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列寧格勒)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發生過著名保衛戰的英雄城市,他們發出的英雄氣場都大有文章可做。
年前還有三件事,我們CYP四川省青年攝影家協會組建的“四川省攝影家廣告印務公司”在26號要在文殊坊五岳宮的成都院子搞一次團拜會,這一回,李丹主席、呂爽主任和我都去,生意難做,靠我們李園老總和他年輕的夫人廖珍妮讓公司業務至今都風生水起。而我們CPL成都市攝影家協會文學分會會長、《四川文學》主編牛放27號又要在三圣花鄉的子曰書院旁邊的云上生活驛站首發他的跨界雅集《詩藏》,我和李丹主席也當然得去,這個行為包括誦讀、書畫、攝影和古琴。好在,這兩件接在一起,又是周六和周日。第三件事是我們的“荷香幽夢”準備了好幾個月的一個古色古香的驛站要在大涼山的古城會理開張,會理素來就有“川滇鎖鑰”的美譽,這次去名城掛個什么牌好呢,用哪個級別的團隊來掛現在我還真沒有想好。“荷香”讓我們去過年,是想讓馬不停蹄的老家伙去做一場“幽夢”。這個好心我明白,但是,幾十年我雷打不動的過大年在鐵甲堂上畫想畫的畫這個“鐵律”怕是要終止一次了……唉!魚和熊掌真不可兼得。
還有事嘞!由CYP中國青年攝影網兩位站長策劃的事我也要分心不少,一是成都站站長黃菲策劃,讓一家大型保險公司承辦的“跑遍五大洲——CYP主席團某國會議”和新疆奎屯站站長孫樂雙成立的“青年攝影家協會并召開中青攝網全國站長會議”之事都讓我時不時要說些言語……
現在,1月17號的0點39分,我們曼瑜分會的秘書長潘光玲發來她“去看牙”的文章讓我點評,題目叫“跟龍大爺去看牙”?!都龍大爺了,還能點撥些什么呢?而且,她還只寫完前四天的,我估計,會比我那有十一篇稿紙的《看牙去》還長,長是不怕的,只怕長不了!
逼著團員們去做更多“照相”以外的事,是CPL把人逼成真正藝術人物的獨門秘籍。“逼”,是一種絕好的方式,作為地球上第一個東方五藝縱橫家,我不就是被大家用幾十年反復讓我置之死地而后生“逼”出來的么?當年那個紅極一時的石油工人王進喜有一句名言“人無壓力輕飄飄,井無壓力不出油!”所以,我一生喜歡壓力,感謝磨難,而且特別珍惜清貧。
明天,不!是今天,17號帶著孫女、孫兒去眉山,為了一件私事,孫女都20歲了,和孫兒一樣,當爺爺的我才第一次同他們一起出行。
扯遠了,回到莫斯科來。
此行俄國兩大城市,第一就是莫斯科,那紅場,更是耳朵都聽起了什么來的地方。1941年的11月7日,在德軍連連取勝、重兵圍城的情況下,斯大林竟然在這個紅場上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閱兵儀式,而且檢閱之后,在圍觀市民的目光觀注下,一批批真槍實彈的受閱部隊就直接奔赴戰場!坦率的說,這場實戰閱兵不僅蘇聯,世界上恐怕也是頭一回,莫斯科保衛戰讓德軍遭受到了二戰中第一次重大敗績,從此納粹戰況急轉直下,被斯大林破了希特勒的“無敵”神話,德軍也就神氣不起來了!
斯大林這種臨危不懼、鎮定自若的“大元帥風度”,就是若干年后在他的尸體在被清出“紅場”,用大火燒了之后,俄羅斯的抽樣民調仍然把這位已經不是俄國人,而是敵國格魯吉亞人的斯大林排在了第一位。
2017年6月,俄羅斯列瓦達中心對俄國歷史人物作了一次民調,3890票的俄國人認為斯大林超過了彼得大帝、普金和普希金,列寧則獲得3290票名列第三。可見,人事結果真是如影隨形。
年輕時,我有個朋友王周琴對我說,“一個人如果沒有進過監獄,沒有上過戰場就不算一個真正的男人”。這句話對不對我不知道,但我卻進過不正規,但更嚇人被叫做“學習班”的“監獄”,這個“監獄”門外雙槍執崗人身背擦得賊亮的刺刀就讓你望而卻步,“監獄長”可以隨意把人打到屎尿齊流,我在這個“班”里“學習”了一百四十一天,被關進“牢”里的原因太為簡單,為了安心畫畫,我用十一年時間為家里存了九百多元。我記得,這筆存款最少的一次是存入了四角五分。當然,我是熬到“學習班”解散,沒得人守了,真正把“牢底”坐穿了的。1985年10月10日,我把這個故事寫在紙上,后來以《我的畫家夢》為題,登在了中共成都市委的機關報《成都日報》上,讓那個當著“監獄長”的鎮黨委副書記認真看看“黨”的言語。
至于戰場,不是軍人的我倒是真的上過,老山反擊戰時有一場著名的12·2戰斗,其實我們就在一線,那是由CPL核心加盟團隊中國·四川省青年攝影家協會與成都軍區政治部、宣傳部、共青團四川省委一起組建第一個到達前線的攝影團。文瀾、延光、治義他們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攝影團”晚了一天在戰場上才與我們見面,這回戰場經歷我也有一篇紀實叫《前線攝影紀事》,當年《人民攝影》報用三集連載形式把它刊登了出來。這次經歷其他不說,我們在前線的十二天中, 就是每天都要兩次穿過對方一打一個準的直瞄火炮射程八公里的曝露地段,那種觸目驚心呀,就不擺了!
我常說:“只有非常之人,才能成非常之事!”因此,想成非常之事的人,一生不遭遇幾場常人不能理解、無法接受的非常之難,就能輕易成事么?如真是那樣豈不公平。
我們CPL的常務副主席李丹,是與我風雨同舟、艱難與共了幾十年的老搭檔,當年先當過湖南省青年攝影家協會主席,在任時有所建樹,后來又當上湖南省文聯副主席、省攝影家協會的主席,被我贊為中國影壇“三塊玉”之一的張利萍就十分羨慕,稱我們是中國社團第一“黃金搭檔”。幾十年下來,李丹對我有個十分中肯的評價,說我是一個“遇到困難就興奮!”的人。
以上兩個磨難,對我人生剛烈性格的形成,是起到特別作用的!上過戰場的我對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兩場世界大戰的殘酷,應該是有一種特別感覺。
三十多年前,李丹作為“四川婦女自行車攝影考察隊”的隊長,帶著二、三十人的隊伍,騎著當年的那種加重自行車去北翻秦嶺、東渡黃河!不要說那幾千里路的車行艱辛,帶著一個幾十人的女性隊伍,要去完成對四個老區的攝影考察,途中隊長的決斷和委屈還少得了么!我僅說一事,在文革造反遺風的干擾下,為保證車隊印章的安全,不讓曾經導演過震驚全球的那場由另一家協會搞的“重慶事變”陰謀再次出現,在車隊功勛駕駛員張錦能的舍命護送下,夜闖陜西神木火車站,終于把“四川婦女自行車攝影考察隊”的印章平安送回成都,保證了四川省委、省政府一定要不辜負四川人民的期望,成功完成攝影考察任務的要求。在天安門廣場由北京市政府為車隊舉行了“文革”十年以后的第一場盛大入城式。所以,她帶頭創造的這項世界紀錄現在想來也是非常的不容易。
幾十年的相互扶持,讓我們創造世界紀錄的互動一次比一次更默契、更快速成為現在好多人口中的黃金搭檔。這一場提升攝影人眼界和素質、“跑遍五大洲”的全民攝影大行動,就是在李丹主導下提出、策劃、組織和實施完成的。
人一生不能不遇到困難,更不能怕遇到困難,遇到困難就興奮的我,自認經過幾十年的歷練,有足夠排除、克服、解決任何困難的才智和能力,所以到了現在七十三歲也還沒有被什么人踢來趴下的歷史。我們CPL副主席,那個豎起了世界上第一面攝影人手印墻的古鳴清問我:“您成天踢這個人的館?破那個人的門?為什么就沒有來踢我們CPL的東方五藝港呢?”這個問題很好解答,我踢別人的館,是拿著可以量化的“硬杠子”去的。就說最近,中國西南一個號稱一門多少派并聲稱他的創造項項都是世界紀錄的“創始人”在網上賣酒,我要他說出自己具有世界記錄可量化的創造來時,他立刻說“年后吧!我在北京”。
如果真正是什么門派的創始人,還真能有時間和精力乘著大過年去大賣其酒么?!又搞不明白了!
我看到一門就能創造那么多派而且項項都是世界紀錄的人就興奮,因為,在這個有七十四億人的地球上,只要有七十四萬人能創造推動世界發展的世界紀錄,那這個世界不就更加精彩了么?!
那個“年后吧!”和過年賣酒的人同我絕非在能過招的一個量級上,原準備把他作為繼羅紅之后第二個被踢的“館主”,你們說,還有什么價值?!我眼前忽然冒出,幾天前被掙錢的機構推到“世界級”武術高手過招的徐曉東在暴打什么腿創始人田野時那臉上掛著的不屑!
作為世界“武林高手”的斯大林為什么會在他死后那么多年仍被人們排在第一,那是要拿“武術”的結果出來說話的!勝與敗在戰場上就是一條“硬杠子”號稱和自稱都沒用!
又扯遠了,再拉回來!
冬宮和阿芙樂爾巡洋艦是我此行想看的要點,從小耳熟能詳的冬宮,知道那是十月革命者攻占的地方,被攻占的冬宮是讓年輕氣盛的我想起來就很提氣的地方。現在到了遲暮之年才去看它,興許會有一些嶄新的別樣想法。再說那條船,俄文叫Аврора,這艘巡洋艦是1903年造的,屬于老字輩,如果拿來和現在的航母對開一次,恐怕航母掀起的大浪就會把它打得翻船。但是,當人們在這艘艦上開了十月革命的第一炮,歷史就讓它勝過多艘航母,始終定格在了那里。
敢開第一炮的人們是要點膽氣的,而且是炮打冬宮!看來,無論人和物,都是要有非常一般的故事才能融入歷史,阿芙樂爾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這是一定的!
1月21日,成都一家專門“地接”孟加拉、尼泊爾等旅游接待尚不成熟的國家攝影機構找上門來。(三月份尼泊爾的“撒紅節”和四月份孟加拉的“濕婆神祭”就是他們與兩國相關單位合作承辦地接)提出要加入CPL。巧了,早他們兩天,成都一家專門組織攝影人的旅游單位,(專作南、北極攝影團)也找上門來提出了同樣的要求。我很高興,這就是CPL跑遍五大洲引起的連鎖反應,加盟的旅游單位越多,我們能“跑”出去的攝影人條件就會越來越好嘛!
來人特別問到了加盟后要成為主席團成員的條件,這是一根硬扛子,無論采用什么方式,只要你能主持召開一屆五至七天的城市攝影大會,負責十二位聯盟要員的往來交通就行。當然在會期能有一項世界記錄的創造更好。會面還談起了另一件事。由于中國牧區的“轉場”會越來越少,來人希望CPL主辦一次最大規模的“轉場”,就如2017年6月2日我們組織的“千人同拍萬馬奔騰”一樣。我問來人。拍馬是有一、二十年歷史的攝影產業,在2017年6月之前,有沒有過這樣規模的“拍馬”?回答是沒有。其后那里又都組織了好多場的賽馬,又有沒有超過那個規模的。回答仍然是沒有!坦率地說,CPL十網同推的宣傳,10版連載的結果,300個加盟單位的協力和別人想不到、做不成的前瞻思維,所以,誰真要想超過,真的難啦!
先做成一個項目,由具體承辦單位常年做下去,就是CPL長遠的布局安排。
來人還糾正了我的一個錯誤,在說到“世界紀錄”時,我說:“要創造一項世界紀錄難啦,你的對手可是現在地球上的27億人!”對方說:“不止這個數吧?”在場的李丹主席說“就中國和印度,恐怕也上了這個數了”!我頓時語塞。
晚上回家打開了百度,74億!那我這個“27億”的認知又是從哪里來的呢?!奇怪了!
今天27號,是俄國圣彼得堡(前蘇聯列寧格勒保衛戰)75周年,我看了3分鐘視頻上的閱兵式,那個漫天大雪呀!
昨天參加了我們四川省攝影家廣告印務公司的年終團拜會,又見了許多的老、新朋友,加了不少微信。今天又趕去三圣花鄉參加了牛放的《詩藏》文藝跨界雅集的首發。牛放是2017年11月1日CPL跑遍五大洲第一團《尋找地球上沒有汽車的城市》創作團的副團長,很有思想。今天一見面,他的一大通實地考察的成果就讓我大吃一驚,好幾個新視角,比如意大利歷史文化安然無恙地被保存下來與法西斯獨裁者貝尼托·墨索里尼究竟有些什么樣的關系......
我極力支持他把這個“新發現”寫出來,況且“跑遍五大洲”是應該有所重大“發現”才行,要不去“跑”些什么?!
后天是天府新區攝協年會,又是一個該去的會。
2月10日,大假結束,我6點半起床,做完每天打針、吃藥、進餐的系列早課出門,差10分8點,刷輛摩拜單車去車站,又刷公交卡到東門大橋站,下車后再刷單車騎到西大街進編輯部,9點20分被人叫大叔的曉康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群里提醒大家,離出發只有4天了!我回了網上一幅人見人愛的動畫——“向快樂出發”!
幾十年來,2019是我第一次春節大假中沒畫一幅畫的“過年”,個中情由不說,且聽下回分解。
大年三十夜,家人都去別人的家中團年去了,我和一只名叫小花的貓,一只名叫齊齊的狗,三個動物在我那“龍家院”中吃了一碗自做的混沌,泡了一杯合口的三花,坐在電視機前認真看完了中國中央電視臺的“春節聯歡晚會”。結果當然是節目不新、創意太少。初四被楊健接去廣漢,看見當過廣漢攝協主席,又得過大病、患過小癌的陳健,想不到,他現在就是一個標準的男人身材,我大為吃驚,竟然簡直沒有一點兒病態,這個現象又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當年,這個主席為了驗證我的為人,親自參加我們組織的一個藏區活動,結果當然是讓他認識了一個值得深交的朋友,那天一邊喝茶、一邊談起幾個不認得卻會大罵我的人和事來。我說:“我這一生做人很失敗,都活到了七十三歲,還沒有把這個地球上的人得罪到三分之一嘞!而且,其他星球上如果真還有同類的話,我現在一個都還沒有來得及去得罪”!
見到土星是我意外的收獲,這個當年不喝牛奶就不知時日的學者,李丹叫他“奶娃兒”,幾十年不見,他不但已經當過“中國民航飛行學院”的院長,剛剛退休就由于已經練成世界級知名的民航專家又當上另一家新民航飛行學院院長。當然,他見到我是大喜過望的!誰不想自己的朋友都有建樹、大有出息呢!?攝影人出身的中國民航飛行學院院長,這兩年因為工作,他對世界的“三極”做了深度的拍攝,他說,駕駛窗視野更寬,玻璃更薄,而且只有一層,并且飛行高度都在萬米左右,絕非現在的航拍機可比。他強調的 “三度”讓我深感興趣,高度、寬度、縱深度,當即我就產生了一個想法,把這個“三極、三高、三度”的作品推到世界上去,這也是CPL應該展示CPL人的深度、高度和知名度嘛!
除去今天,還有三天就出發了,還有太多的事沒有做完嘞,如當下一句流行語所說,時間真的跑到哪里去了呢?!
中國中央電視臺宣布,今天(情人節)俄羅斯的首都莫斯科遭遇到一百四十年末遇的大雪。我們還在八個多小時的天空行走時,國內朋友的這條短信就紛紛發來了。目的一樣,提醒您!
從機場到住宿處有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要不CPL為什么說這次是去《感受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呢?!我在八個多小時的天上看了三部半電影,用地下一個半小時寫完了上面的短信。一百四十年未遇的大雪并不冷,出得機場大家竟然沒有感覺。在莫斯科比較陳舊的首都機場,第一個體驗立馬顯現,沒有電梯?!這種現象在中國省會或省會以下的機場簡直就是一種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覺醒來,竟然就在莫斯科紅場上了。從五六十年代那個時段過來的人,紅場是個神圣的地方。就是在莫斯科保衛戰,圍城大戰中去經受檢閱之后直接奔向郊外戰場又再也見不到這個出發地的衛國英靈也讓你無法釋懷。我在當年勇士們進入到走出紅場的街道走了一遍,沒有語言,默默地替他們再走了一回。讓我萬萬想不到的是,紅場太小,好象只有中國天安門廣場的五分之一。沒到莫斯科之前。我真不知道這里還有一處凱旋門?!2017年,當我隨CPL跑遍五大洲的《尋找地球上沒有汽車的城市》到達巴黎看到那大名鼎鼎的凱旋門時就自然升發出來崇敬之情。畢竟,人事中能“凱旋”一盤的機會實在不多。不過那次眼見卻不實的真象竟讓我實在有點哭笑不得。法、俄兩國的兩座凱旋門都為紀念同一場大戰所建,只不過前者是原來以為會打勝仗的法國卻最后戰敗,后者俄國才是戰勝者。世間這等大事怎么也能如中國名著《紅樓夢》中所說,“假作真時真亦假”呢?!又搞不明白了。莫斯科現在被叫住堵城,擁堵的堵。不修高架橋是堵的主要原因。據說當局有過一次民調,是花幾年時間去全城建橋?還是享受堵車的快樂?!結果競然是后者!若干年后,當全球城市都高架林立,沒有高架橋的這處首都到底是好還是壞呢?!等著看吧!
寫完這段活,是莫斯科時間的19點49分,當然,還在去睡覺的路上。
史跡和傳說交織在一起,共同構筑了圣彼德堡的好幾千年傳奇。從1703年起,彼得大帝就下令在涅瓦河三角洲上建起了這座要塞和城堡。
有人說,去莫斯科看見蘇聯,到圣彼得堡讀懂俄國。這一點不錯,昨天在克里姆林宮上那幾顆紅星的光照下,我們沿著馬克思雕像,列寧墓,一直走到不滅的長明火。今天,我們又在被稱為與俄國第二位大帝的葉卡捷琳娜二世密切相關的冬宮看了太多的名畫。俄國人把彼得大帝,葉卡捷琳娜大帝和當下的普金并稱三大帝是有條硬杠子的,那就是讓俄國領土的收復和擴張。我在長明火兩旁看到大雪中站得挺直的士兵時,那“戰斗民族”四個字就自然躍出腦海。不過,我知道冬宮時并不知道曾經還有那位女二世,而是曉得了從一艘叫做阿芙樂爾號的船上打了一炮就讓歷史翻開了另外的一頁。
2月19日,元宵節。中午在圣彼得堡市中區最高建筑蘇維埃大飯店下面的吃飯處吃飯。我就奇怪了。蘇聯在戈爾巴喬夫手里解體之后,復活的俄羅斯不就變為資本主義了么?!怎么這里新建的第一高樓還要叫住“蘇維埃”呢?興許,當年的蘇聯是讓現在的俄羅斯人非常地驕傲,而且也是非常懷念的。要不然,前不久俄國的一次功勛人物民調據說排在第一的竟然還是斯大林。而且,這次《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個晚上》就隨處可見蘇聯的故事。
一曲口琴《喀秋莎》的吹響,把團員們從各自的房間“吹”到了用兩個房間面積空出來的樓層客廳。藝術家老黃由于父親留學蘇聯的原因,從小就有濃厚的俄羅斯情結。這次手風琴難帶,就帶上口琴,吹到后來,聽大家的掌聲就說明了他能吹的功力。在激烈的進行曲中,卡秋沙讓我回到當年身臨其境的老山前線。我當年站在炮兵陣地的掩體里,看著成排戰車上發射出連續成排的炮彈,就深知它的威力。不過,隨著老黃吹出的激情,腦海中翻滾出來的并不是那些躺在麻粟坡烈士陵園中的“戰士”,而是在敵軍圍城真槍實彈在紅場上接受檢閱又伴隨《喀秋莎》激昂的雄音直接走向戰場去面對死亡的幾十萬軍人。要知道,這場大戰下來,從紅場上走出去的這批軍人有三分之二再也看不到紅場,都去作千秋雄鬼死不還家了!這曲《喀秋莎》呵!竟然激勵了我們整整的一代人!
我至今執小學文憑,世界知識學得太少。就連知道蘇聯有處波羅的海是在知道有個“波羅的海艦隊”之后的事。所以,從2017年起現在我準備要用兩三年時間惡補一下地球上的知識,和大家一起去跑遍五大洲!
喀瑯施塔得軍港曾經是波羅的海艦隊的駐在港,我們去時,岸上和海中一遍雪白,狂風勁吹,讓人感受到浸骨的寒意。盡管我們已經享受到俄國一年中僅有不到百日陽光中的三天艷陽高照,但氣溫仍不見高。1917年的10月25日21時40分,波羅的海艦隊中的“阿芙樂爾”號巡洋艦艦首炮用空包彈發出了攻占冬宮的信號,艦隊的電臺也最先發布了由列寧簽署的《告俄國公民書》。后來,在著名的列寧格勒保衛戰中,作為蘇軍海戰戰力最強的聯合編隊,在極端艱難復雜的情況下積極應戰并最終取得大捷,讓這支艦隊共有137人獲得了蘇聯英雄稱號。
公元2019年的大年十四,難得艷陽高照的第三天,我們被安排去女帝的家里葉宮參觀。不過,她的這個家巳不全是原樣,因為在列寧格勒保衛戰時這處皇宮已被德軍占為兵營,而且是養馬的場所,好多景觀都是后來根據照片復制。就連那處全用瑪瑙堆成的屋子,貼墻的瑪瑙片據說也被德軍全部運走。奇怪的是,運走的東西希特勒沒有見到,斯大林也沒有收回,“運”到哪里去了呢?!這樣珍貴的東西全部不翼而飛!竟然迷霧重重成為一樁歷史疑案。現在重新制作的琥珀墻是不許拍照的,但是我照了!怎么照的,這里不說。
跑遍五大洲對我的感悟是,尊崇文化,尊重文化人是任何國家的立國之本,今天看到的詩人普西金兩處雕象,就足以說明這個國家對文化巨匠的認同。軍事可以強國,經濟可以強國,但拼到最后,那一定是文化,我以為。
前面說過,俄國有三人被稱著大帝,兩男一女。死去的彼得和活著的普金是男人。另外一位則是震驚世界的女帝葉卡捷琳娜二世。有如中國唯一的女皇武則天一樣,葉卡捷琳娜有過人的膽略和智慧。如果沒有過人的本領?在強人林立的男人世界又怎么能讓那么多能人臣服于她,助她完成一世偉業呢?!當然,與武媚娘一樣,她也被人說有過太多的面首,而且公布的數據更為精確,一百八十人!我就奇怪了,對于一代帝君,誰真敢去精確統計她的不雅之事難道就不怕皇上的“錦衣衛”么?!恐怕數據還沒出來統計者早就一靈往封神壇上去了!所以,這個數據是絕對精準不了的。幾十年前,我看過一部蘇聯電影叫《戰艦波將金號》,這波將金是俄國的海軍統帥,據說他就是女帝的情人,當然是之一。我搜索枯腸,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字句來形容葉卡捷琳娜二世那用藍、白、金三色建造出來的皇宮的豪華,只能用可視的圖象,告訴你它的精美。
車到蘇維埃的遺存涅瓦大街上的十月革命圣地斯莫爾尼宮,我們的大巴正面停靠直對宮門,我坐在車上打開后門認真地畫了一張速寫。斯莫爾尼宮是蘇聯十月革命時是搖籃和大本營,首腦人物們時常聚在此宮眾議大成。現在,這個宮早已改著它用。成為女性修道院。《列寧在十月》的電影里,這里也曾是革命的電報局。電影里有一句著名的臺詞,工人糾察隊的隊長,上衣包中始終裝著一把小梳子的男性大聲驚呼“看!電報局的小姐們都暈過去了!”團里的姑娘們為了保證我把畫畫完,大家都不上車,在雪地里玩起雪仗來。在她們刻意掩護下讓我畫完的一幅速寫是幅好畫,我好高興!離開斯莫爾尼宮去一處被叫住"滴血"的教堂,彼得二世就在這個教堂前被革命黨人炸死的!
縱觀古今,當皇帝也未見得就是一個很保險的舒適位子!
在這個正在維護,有位皇帝曾經滴過鮮血的教堂前,我頂看狂風,又畫了一幅大好的速寫。太陽公公陪了我們三天,今天,它禮讓小雨下了起來。
CPL跑遍五大洲《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個晚上》,感受什么?我想就是二戰中蘇聯紅軍的那種英雄情結,重溫戰事的慘烈,才會倍感和平的珍貴。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是我們此行的重點。選擇他們的硬杠子只有一條,因為它們都是在極端的殘酷條件下戰勝了敵人的英雄城市。在俄羅斯軍事搏物館中從戰斗現埸搬回的一塊墻石上刻著一個血性青年的一句話“我就要死了!但決不投降。永別了!我的祖國。”附近的兩幅圖一是列寧格勒的圍城血戰的油畫,一是莫斯科德軍圍城蘇軍舉行盛大撿閱后直接出戰的照片。拿破侖敗在俄國,希特勒敗在蘇聯。兩埸世界級的保衛戰勝者都憑著一種英雄情結才能狹路相逢讓自己勇者勝。今天莫斯科的天氣真怪,早上飛雪漫天,中午艷陽高照。飛雪時我正在畫伊凡雷帝用權杖失手打死兒子那座教堂的速寫。
最后去俄國的軍博,重點看二戰。非常專業的演員們合唱了我們此行的主題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而扮演列寧的演員則用中文大聲說到"毛主席萬歲!"在整個編年演出中,列寧,斯大林,戈爾巴喬夫,葉利欽,普金都有出現,唯獨不見憑借土豆燒牛肉就叫共產主義的赫魯曉夫?!恐怕,這個現象就叫歷史!
出太陽時我們正在進入紅埸上的克里姆林宮,沒進克宮前萬萬想不到里面除總統普金的辦公大樓外,還會有那么多功能不一的各類教堂。我在各種教堂下穿行這又是一個我不明白的問題。
我們剛剛飛回成都,一家電視臺就在大聲叫賣“旅游俄羅斯”,15天,單飛單臥,剛剛去過的我,深知那個“單臥”呀!恐怕就得花上好幾天時間,他們宣傳說,這是通過比較的最低價,你們猜是多少?!10900元/人,哈哈哈……
不結束語
CPL跑遍五大洲從2017年起,已經 “跑”了前后三個年頭了,究竟跑出了些什么樣的結果來呢?我梳理了一下。
形成了一個以“線路好、價位低”兩條硬扛子為標準的CPL “跑遍五大洲價位”。把公元2017年11月2日之前全球攝影的出團費用“萬元跑一國”活生生壓到了“千元跑一國”這種大大有利于廣大攝影人的公益通過三年實踐已經深入人心;
“跳出小圈子,融入大社會”。CPL跑遍五大洲的各個創作團突破了圈子文化的小視野,遵循全民攝影的時代特點,突現手機攝影的普遍功能,讓更大的人群用不同的視角參與到攝影中來,更廣泛的推動了多門藝術的同步前行。
藝術是世界的,標準當然也是世界的,CPL作為東方搭建起來的第一個世界攝影平臺,對藝術的評判認知標準當然是東方的,讓各門藝術融匯貫通打破界別,就是CPL對藝術創造的認知,這次《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個晚上》團員里就有四棲藝術家的甘肅許德平、傳記作家兼慈善愛心人士廣東黃焱紅、美術之家的安徽畫家寧玉、為韓紅寫歌的四川周嵐、“紅網”紀實專欄版主湖南的胡百聞、剛從西藏做慈善歸來的潛力作者四川姑娘瓊瑤等等,“跑遍行為”讓更多人群以攝影的名義,作更廣泛藝術跨界的探索大融合。
讓隊伍真正做到年輕化,這次三十人的團隊,20至30歲的年輕人就有10人以上,占了三分之一還多一點,這種大量吸引的年輕力量讓攝影團隊增加了更多的青春熱血。
一項活動的成功與否,它的效果是最重要的,因此,我特別把本團結束時的團員反饋納入文后:
龍緒明:我己到辦公室,祝大家回家平安,除我特殊要求寧鈺父子和姑媽四人的畫作和本人此次影作,許德平以影為主,同時送書法,美術,游記,鄭躍的攝影、雕塑、繪畫等,其余各位團員自行精選3至6幅本次佳作,《城市攝影》將用兩期八個版面刊出。截稿時間在七日之內,逾期視為自行放棄。(作品刊登分文不取,出廠后仍按團隊l至2000份無償贈送。郵費自付。個人500份以內贈送,仍然郵費自付。)

·我也剛到鋪子上,謝謝龍爺爺,此次旅行非常開心,期待下次的旅行
·平安到達成都雙流機場!這次俄羅斯之行首先要感謝龍主席、感謝李丹主席前期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洽談協調和組織這次活動。感謝王十慶團長,感謝一路同行的老師和朋友給予我的關心、指導、幫助和包容。俄羅斯之行因為有您們的陪伴而精彩!謝謝您們![玫瑰]期待下次出行我們再相見!謝謝您們!
·@龍緒明收到!龍主席可能還沒到家就開始工作了,如此敬業,令人敬佩。謝謝龍主席!
·好,謝謝!
·謝謝龍爺爺
·@龍緒明感恩
·我也已安全到家,謝謝龍主席、李丹主席策劃的俄羅斯之行,讓我們看到同我國不一樣的文化藝術。
·@龍緒明@塔林花 ,感謝龍主席、李主席策劃、組織的俄羅斯之旅,不但進一步了解俄國的歷史文化,又結識了一群新朋友,我們準備去機場了,回去后盡快整理好圖片交作業。
……                                                                                                                                                                                                                                                                                                                                            
跳轉到指定樓層
Ll.丹
發表于: 2019-3-8 10:49:18 | 只看該作者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過于認識你,不管遇到什么都有你暖暖的住在心底
Ll.丹
發表于: 2019-3-8 10:50:24 | 只看該作者

您有一種強大的精神力量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forum_wx_2! 25 | 回復: 33

投稿須知|關于我們|手機投稿|   

GMT+8, 2019-6-17 14:42 Powered by 四川文化網

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 2012-2019 靜享傳媒 ( 備案號:蜀ICP備18016560號 )

QQ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现金菠菜评级 弥勒县| 合山市| 乌鲁木齐县| 包头市| 北辰区| 资中县| 精河县| 麦盖提县| 克拉玛依市| 新泰市| 宣威市| 玉树县| 禹州市| 哈尔滨市| 兖州市| 大厂| 江源县| 武功县| 呼图壁县| 清徐县| 太湖县| 宁晋县| 周宁县| 崇礼县| 尼勒克县| 临洮县| 肇州县| 台前县| 甘德县| 于都县| 阿尔山市| 微山县| 德令哈市| 安龙县| 南和县| 绵阳市| 望奎县| 巴彦淖尔市| 紫云| 南城县| 徐闻县| 北安市| 体育| 文水县| 凤凰县| 达州市| 祁东县| 陆河县| 西林县| 大连市| 缙云县| 南岸区| 娱乐| 台北县| 达拉特旗| 丘北县| 冕宁县| 雷山县| 上蔡县| 临洮县| 明星| 泽库县| 宣威市| 松桃| SHOW| 张家港市| 安达市| 镇江市| 波密县| 栾城县| 班玛县| 大渡口区| 犍为县| 漯河市| 华蓥市| 福海县| 平江县| 宜阳县| 灵川县| 望谟县| 平阳县| 库车县| 延安市| 叙永县| 伊金霍洛旗| 会昌县| 尼玛县| 大洼县| 江西省| 阳城县| 桃园县| 肃宁县| 长汀县| 漠河县| 辽阳市| 弥勒县| 南华县| 鲜城| 东乡县| 贡山| 彭水| 元氏县| 杨浦区| 宽城| 宜州市| 南靖县| 汝城县| 新郑市| 东丰县| 泰安市| 武穴市| 雷州市| 永吉县| 嵩明县| 扶沟县| 称多县| 呼玛县| 习水县| 那坡县| 博兴县| 泰安市| 凤山市| 兰考县| 陆丰市| 公主岭市| 河北省| 交城县| 文登市| 青阳县| 社旗县| SHOW| 绥宁县| 屏南县| 寿阳县| 宝应县| 祁门县| 政和县|